「喜欢做爱,就是真的喜欢啊」专访Audrey、晓薇:身为享受性的女人,我不抱歉!

text、photo/女人迷

「喜欢做爱,就是真的喜欢啊」专访Audrey、晓薇:身为享受性的女人,我不抱歉!

专访当日,烈日微倾,是个天气明朗的下午。台北的夏日午後,总是夹带一股又一股闷呼呼的热浪,正值立秋,却不觉大暑已过,还处於全身汗线都枕戈待旦地部署对抗气温的状态,女人迷专访为了同时进行 Podcast 录制,一行人将场景拉到了录音室。

约定时间恰好,远端参与的晓薇已经上线,Audrey 晚了几秒钟推门入内,进门,便用她一如既往明亮的嗓音招呼,带着整个夏天的气息,Say Hi。

女生也可以,将性的诉说与体验,归於日常

盛夏聊性,期待的是一哄而散的矜持,敞开那些不愿面对的真实,然而 Audrey 说,想要敞开,实则需要勇气,「事实上,我完全是个受性的耻感深深困扰的女子,直到现在要掌握、或者诉说自己的性经验,我都还是会感觉到一个很深很深的不好意思,」她提到,做性议题倡议,某种程度上是将能量返还於自己,在建造社群的同时,感觉到我们同有一种尴尬与不自在,於是我们能坐下来谈一谈,原来我们有一样的不自在,而且它其来有自。

2020 年,女人迷开启《脸红红床游牌卡》专案,取材脸红红营运 6 年来的精华,以「互动互助」为出发,透过打造一组情慾探索的互动游戏,带领使用者与自己、与伴侣、与闺蜜展开性的对话,将性的诉说与体验,归於日常。

「其实去年要在啧啧平台展开这个募资计画时,我的心里是充满犹豫的,女人迷有各式各样的主题,包括性别力、回家吧、脸红红,而其中我最不擅长、最少讨论、最不知道该如何接近的,就是性。」Audrey 说,去年因为打造《脸红红床游牌卡》认识在女性情慾议题耕耘许久的晓薇,像是在贫贫沙漠里摸到一块长满鲜花的绿洲似的,「严格来说,晓薇已经走过对於性害怕的阶段,有她参与进来,更能帮助我在过程中,找到我可以谈论、也觉得舒服的方式。」

关於女性对於「体验性」、「享受性」、「诉说性」、「需求性」的诸多不自在,其因复杂,从青春期开始,女性与身体之间便结下了暧昧不明的梁子,肿胀的乳房、紊乱的经期、探索性的自我触摸、潮湿的底裤以及母亲万年不变的嘱咐——女生不得随便,要懂得保护自己。这些,都成了架空你身体的紧箍咒,彷佛你再往前踏一点,就会有坠落的风险。

於是乎,我们都在极端的保护下,禁忌化接触性的资格,促使迷惘与迷思共同存在。

你的阴蒂,应该拥有与阳具一样的权利

「大家对於女人的身体、情绪有太多的不了解,且这个社会对於『性』应该长什麽样子,总有一个既定的想像,」晓薇提到,当女人的性被禁锢了,剩下的,就会是男性对於性的解读,「所以,当这个世界没有完全容纳对於女性身体的理解,『性』很有可能会变得太过於强调『抽插』行为,而忽略掉女人最重要的性器官,也就是阴蒂。」

就拿高潮来说好了,当女人的「性器官」在性爱的叙事里头被次要化,就会大幅度地降低其高潮体验,同时,当整个性爱流程中的时间感是掌握在其中一方手上,另一方的需求则容易遭到忽视。

晓薇分享,致使女性在性爱中难以高潮的原因有三,一是忽略外阴部的刺激;二没有足够的时间累积、放松、敞开、臣服到可以去经历高潮状态;第三,信念有时也会影响女性性爱的放松与享受程度。

信念是什麽?晓薇说,光是很简单的「我不应该是一个享受性的女人」或「哎,我可能真的没办法享受性爱」等念头,都有可能降低当下的性爱体验。

长时间以来,社会在女生身上留下雪白的珍珠,一面耳提面命地说,女孩呀,保护好自己的矜持,那才是你身上最美的东西,如此制约在心底长成一株爬窗草,抓住那扇享受性爱愉悦的窗,让阳光无法透进来。

「有了那些制约的信念,更容易限制我们对於身体可能性的想像,当女人不够相信自己的身体有无限的可能,可以体验到不同种、不同强度的愉悦时,高潮就难以发生。」晓薇的语速时快时缓,能感受她迫切地把想法诉诸语言的焦急之感。  

亲爱的,我的高潮需要多一点时间

即便两人早已从青涩少女,长成轻熟女子,但谈及性爱,Audrey 大方表示,与其说是自在,不如说练习自在吧,「我常觉得在高潮这个点上,女性舒服的起点与终点,相较於男性很不明显,我常都在开始很久之後,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处於一个很 Aroused(激起情慾) 的状态。」Audrey 提到,当我们的身体不如男性,有一个很明确的 Erection(性兴奋 / 勃起)时机,也没有一个代表结束的体验,就会很难估所需时间。

「对,很多人对於女性高潮『到底要花多少时间』的观念不太正确。」晓薇立马接话,而这一来一往,就像是闺蜜聊性,话题会一点一点的被戳中核心,对话者与接收者皆能从中产生很大很大的共鸣,在来回之间,那一种终於「被懂了」的共鸣感是很震撼的,在对话之中,所能感受,所有女生,都需要有一个晓薇,慢慢地,让你诉说心里真实感受。

「对於女生来说,前戏上最少有个 20 分钟,不要马上去接触敏感性器官,让身体充分展开,去敲开那个渴望被接触的状态,再来进一步的触摸,会是最好的,」晓薇说,当然行为技术上可以透过调整彼此的互动达到平衡,最重要的,还是调整价值观:「你要真心的相信,自己真的值得那样的时间,不要用不好意思、造成别人的麻烦来影响体验,你要知道,你的身体本来就需要这个时间,因此你更应该完完全全地扞卫、守护身体的需要,这就是所谓,我跟我的身体是站在一起的,到了那个状态,你才有可能被真的打开。」

身为女生,我们该如何找回自己的「高潮叙事」?

然而,究竟是什麽,让女生对於身体所需要的时间,充满罪恶感?

「前面 Audrey 提到,有很多女生连自己已经处於性兴奋的状态都没办法注意到,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资讯。」晓薇说,通常我们理解高潮,都是以非常阳具思维的经验来思考,它有明确开始、明确终止,且它是可见的,光是性器官与身体差异,就使得生理男性与女性的身体在性体验、性兴奋模式上有很本质的差异。

「就连所谓的学院派,都是到了近十年,才开始去思考我们一般想像中的性兴奋模型,好像太以阳具为中心,而当女生在想像高潮时,总是拿另一个身体的经验去谈我们身体『应该如何』,你就有可能会觉得:我是不是花太久时间、我是不是根本没办法高潮?」拆掉装在身体上那些预设模式,重新去接近身体真正的需要,女生们才会发现,你以为「多了」的那些时间,本就是你身体的必然与必需。

回头去找回女性自己的高潮叙事,需要一些些刻意的经营,行为的调转,漫长的沟通,或者,需要一些工具的辅助。

「这就是我们想要推动《脸红红牌卡》的原因吧,希望可以打破过去思考『性』的单一视角,让这些可能偏男性的、偏西方的思维,一点一点拨开,最终我们才有拨云见日的可能性。」Audrey 带着过去避而不谈的恐惧,一路疾行至此,匆匆步伐里,有种我就是要来谈谈我所恐惧的傻劲,更有一种,我都可以,相信你也可以的任性。

「这其实也有像当初《脸红红》为什麽要创站,就是希望可以让东方女性,尤其是台湾的,所有人情绪经验可以被很好的体现、讨论和自我理解,」Audrey 提到,无论是论坛还是牌卡,都是想鼓励大家,作为女性在经验情慾上,真的可以有自己的需要、自己的追求,透过打造产品与无物如此务实的方法,想要告诉全世界,在这里有这麽多的女性,希望可以看到性的面相有很多种,而女生们在乎的那种,也应该被包含进去。

而创造讨论,同时也就是在创造社群。晓薇说,社群是非常重要的空间,它几乎是一个主流社会认知某件事情的方式,因此「性的讨论」要想开始转变,跟社群有很大的关系。

「这个社群可以小至『我与朋友之间』,也可已大到像社群网路平台、媒体,甚至是小型社会,这些社群如何去支持每个人的性向,和他们所想要的性体验,关乎到这件事情被关注、接受与在乎的程度,」晓薇说,很现实的,当我们的社群持续制约女性未受性愉悦发生,讨论空间就无法继续扩张。

反面而言,当性它可以被讨论的时候,它就可以被正常化,而人们就会有更多的管道,去了解哪些方式可以使「性」更好地发生,所有人也都可以更自在地表达自己。

打造一副多元共融的牌卡:我们所说的女性,是你所想得到最广的那种

2021 年,女人迷启动《脸红红深度床游牌卡》第二代,延续第一代的精神,并加入更多「与自己游戏」的内涵,带着使用者把性的体验,融入日常生活,融入与自己的关系,展开和自己身体真正的相处。

「这次和晓薇合作脸红牌卡,我们进行了很多场用户访谈,其中包含女人迷团队内的跨性别女性。」Audrey 提到,在多元共融的时代,很多人对於谈论性别很感冒,总觉得因为政治正确所以要做,「但事实上,多元共融的核心在於海纳、在於包容,是我们意识到每一个人都有不同,因此无论是内容讨论、产品打造,我们都希望创造让彼此都可以更舒服的空间。」

聊到女性情慾,我们很容易把自己放在异性恋视角的女性经验里,在这之中,女同性伴侣的情慾呢?跨性别女性的情慾呢?他们的惧怕与期待被看见的部分是什麽?这个部分,有没有在同一种叙事里被好好的承接,对於晓薇与 Audrey 而言,是相当重要的。

 「脸红牌卡首次释出的时候,我其实被一个问题困住许久,」Audrey 分享:「这个产品本身,是想打破大家对於『性』的既定想像,那我怎麽样在牌卡设计里头,容纳不同的性别认同、不同的性倾向,我的话要怎麽说、我的代名词要用『她』还是『他』,我在指涉一个对方伴侣时,我选用的名词是否包含不同可能性,同时,也包含到开放式关系?」 

当产品本身就在很当代的议题里,所有的讨论都会导向本质的探讨;而当我们谈论女性情慾,期待的是拥抱彼此间那种共感的最大公约数时,是否有小部分的声音,会因此失落在这些讨论之外? 

「为了避免这些情况,在《脸红红牌卡》的文字与图像上,我们希望可以做到稍微模糊性别边界,你不会一看就觉得图像是男生、还是女生,或是立刻掉入异性恋的视角,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期待创造的是: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身体,你可以跟女人的身体玩,也可以跟男人的身体玩,而我们想要讨论的『女性』,是你所可以想像得到,最广的那种。」

带着如此初心,Audrey 与晓薇访问了团队内的跨性别女性,从他的视角来看产品:「假如这副牌卡想要包含跨性别女性的需求,有什麽是团队可以去调整的?」  

Audrey 说,很多时候经验很难从一个身体,真正跨到另一个身体,因此所有的认知都仅止於猜想,然真正去了解之後你才会知道,海纳在女性集体感知的最大公约数下的那些「共感」,比你原先想像得还要共同。 

「比方说,你听跨性别女性说,当他透过镜子看见自己的身体时,仍会不知道该怎麽面对自己的样子,一方面你觉得这个内心的纠缠很动人,另一方面,你更觉得,这件事情和我站在镜子前面观看自己时,根本是一样的。」

经验的共同性,发生在对话开启之後,才知道在性里,那些讨厌自己的地方;裸身时,很害怕看见自己的部分,无论那个部分是哪里,都是我们共有的身体经验。  

「对我来说,在一次次的访谈里看见女性身体经验里的共同性,是我们收到最多的礼物,而那个礼物就是看到多元共融里头,异中求同很珍贵的一部分。」

【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女人迷,原文详见於此。】  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